秦翼殇

你好,这儿秦翼殇/苏默芊,请多指教。只挖坑不填坑的咸鱼。

当你的生理期来了

男神x你/叶修x你
当你的男神知道你生理期来了的时候
人设虫爹的,ooc是我的
小学生三年级文笔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正片如下



  你的生理期来了。


  但是你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如往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虽然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不能干啥,但依旧放飞自我。

  这不今儿天热,你趁着叶修出门的时候,两盒冰淇淋,一瓶饮料。之后又抱着从冰箱拿来的半个冰西瓜,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往嘴里送西瓜。
 

  大概是吃不完了,看着挖了半个的西瓜,你把它放回冰箱。拍拍手往沙发上一歪,眼睛盯着电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熟了后,“嘭”的一下,你倒在了沙发上。那姿势真的是一点都不淑女。就那么大大咧咧的一躺,还啥都不盖,空调温度还被你调到了16度。


  叶修推门回来,映入眼帘的是你吃冰淇淋的袋子,和饮料瓶。
   

   往沙发上一瞅,你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靠近边缘的胳膊搭拉着,就快要挨到地了。叶修表示自己的心好累,把你抱起来,轻轻放在卧室的床上。途中看见了你打算毁尸灭迹的东西,叶修想着你的生理期来了还吃那么多凉的东西本来想教训你一下,可是以前说过但是你也没有听过就不再教训你了。叶修把你放在床上后,就去书房打荣耀了。


  晚上八点,你醒了,看着自己躺在床上就知道叶修回来了,嘴角勾起。刚想下床肚子就传来阵阵痛感,你深知这是下午做死之后的报应。身体绻成一团,手放在肚子上揉来揉去,嘴里喊着“叶修”。可是叶修呢,他正在打jjc戴着耳机啥也听不到。于是你只好忍着疼痛起床去书房找叶修。
 




  看到叶修在书当津津有味地打着jjc,你十分乖巧的站在他的旁边。叶修感觉到一处东西挡着灯光,抬头看见你在一旁,手捂着肚子,叹了口气,放下鼠标,摘掉了耳机,一把把你揽到了怀里。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乖乖的不动了,对他说:“叶修,我肚子疼qwq。”“肚子疼啊,让你吃那么多凉的东西,活该你。”叶修回到,并且加快了手上的攻击,提速打完了jjc,退出账号卡,公主抱起你,把你放在床上,安顿好你之后去了厨房为你准备红糖水。叶修知道你生理期的时候疼痛程度,所以他绝对不会让你去做这些事情的。



  兴许是叶修当年照顾过苏沐橙几年的原因,叶修做起这种事情来十分娴熟。修长白皙的手拿着盛着红糖的罐子,手里的勺子在罐子里一勺一勺地将红糖挖到杯子里。大约杯子的红糖有五分之一时,叶修拿起水壶,往杯子里倒温水,倒满一杯,打起勺子慢慢均匀搅拌,使红糖可以快速溶解。


  叶修端着溶解好的红糖水,来到床边坐下,把红糖水递到你手里,示意让你喝完它。你端着这杯红糖水,在叶修的注视下一滴不剩的喝完了满满一杯的红糖水,喝完朝叶修笑了笑,说到:“谢谢啦,叶修大大w。”叶修拿过空杯子,让你躺好,帮你盖好夏凉被并且揉了揉你的肚子,然后起身去厨房收拾去了。



  你望着叶修的背影,感觉有一股暖流滑过,肚子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

叶神,生日快乐

叶神,生日快乐
ooc ooc ooc
小学生文笔
慌里慌张把贺文赶完了
cp自证
食用愉快


        世邀赛后,叶修同国家队的人一起,从苏黎世为国争光回来了。叶修的父母和叶秋同联盟的众人一起,在机场等着他们回来。叶修他们出来了,联盟的那群人,各自找各自战队的英雄,欢呼着,高兴着。场面热闹极了。叶修也不例外,被兴欣的众人说了好久的话。在那之后,就拎着行李,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在等着自己,快步走上前去。叶母对叶修嘘寒问暖(?)了好久,而叶父,则在叶修肩膀上锤了一下,并说:“好样的。”而叶秋,则给叶修说:“混账哥哥,欢迎回来。”这一句话勾起了叶修的思绪。可不是嘛,第十赛季结束后,叶修刚到家,就被通知要带着国家队去苏黎世打世邀赛为国争光,连行李还没放下的叶修,就又出了家门。这一走,就又是好几个月。现在叶修回来了:“嗯,我回来了。”叶母说:“走,我们先回家。”叶修给叶母说:“妈,等我一下。”就跑去找喻文州,问了联盟晚上办的庆功宴的地址,就跟着他的家人回家了。




        晚上,大家聚集在联盟定的地址举办庆功宴,玩得不亦乐乎,虽然说大家都是职业选手,但是还多多少少沾了一点酒。而叶修呢,端着一杯红酒晃完了全程。虽然说叶修喝得少,但还是醉了,毕竟,叶修一杯倒嘛。虽然说晕晕乎乎的,但还是勉强撑回到了家里,一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叶父叶母也都理解,毕竟打比赛,累么嘛。


       叶修这一夺冠,也和家里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之后的日子,叶修真的是每天都瘫在家里,开小号帮兴欣的人抢抢Boss呀啥的,有时候,还会在叶秋的威逼利诱(bu)下,跟着叶秋去公司,但是,去公司就有事了?不,跟在家没什么两样。依旧还是,玩《荣耀》,霸占了叶秋的一张桌子,玩得不亦乐乎。叶秋也没辙,就随他去了。


       反正呀,叶修的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潇洒,让联盟的那些人都好生羡慕。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叶家兄弟的生日了。


       27日,叶母从冯宪君那里找来了喻文州的手机号。给他打了电话:“喂。小喻么?你好,我是叶修的妈妈,后天就是小修的生日了,请问你可不可以把小修的那些好朋友们,叫过来,给小修庆生。可以么?”喻文州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十分诧异的,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好的伯母,我会通知他们的,请您放心。”“嗯,谢谢你,麻烦了。”“不麻烦的,伯母再见。”“再见。”喻文州挂了电话,就张罗着,通知国家队众人和兴欣众人,赶紧订机票。当然,王杰希他本来就在B市,也就不存在定不定机票的问题了。国家队众人和兴欣众人,接到通知,迅速查看最近的前往B市的飞机行程。还好,最近不是什么旅游的高峰期,他们很快就订好了票。票是买完了,但是更头疼的事来了。拿了联盟四座冠军奖杯和一枚世邀塞冠军戒指的叶修,要准备什么礼物给他啊。国家队和兴欣众人长叹道:“真令人头大啊。”



       29日上午,第一个到达B市的是兴欣众人,好在喻文州之前通知过,先到达的人先去机场里的M记稍微等待一下。于是兴欣一行人就杀到了M记。他们前脚刚到,后脚霸图的三位和轮回的两位还有楚云秀就到了M记。大约过了一刻钟。蓝雨的两位也到了,看着乱作一团的那些人们,喻文州真想说一句:我不认识他们。陆陆续续的,人都来了,李轩拉着吴女士(划掉)吴羽策,肖时钦,孙翔和唐昊,在去M记的路上发生了争执,真的是差点没有打起来。(肖时钦: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喻文州看着人都来齐了,给王杰希打电话,给他说了叶修他家小区的地址,让他小区附近等着他们。毕竟,从机场去叶修家肯定没有王杰希家到叶修家快嘛。



       喻文州一行人,打车到了叶修家小区外,看到了王杰希戴了个大墨镜,棒球帽,口罩。手里还拎了个袋子,看样子是给叶修的礼物。黄少天走过去,问:“王大眼,你热不热啊武装的这么严实还有你袋子里装了什么快给我看看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嘛。”说这就要去抢王杰希手里拎着的袋子。王杰希躲过,黄少天嘟嘟嘴,回到了喻文州的身边,喻文州抬手揉了揉人的发顶,笑了笑。王杰希摘掉墨镜和口罩,大小眼扫了面前这些并没有任何武装的人们说:“你们在机场就没有被你们的粉丝围观么?”众人齐刷刷的摇了摇头。王杰希脸抽搐了一下,脑中浮现出他刚刚去商场给叶修挑礼物被收银小妹拉住要合影的场景。“好了我们走吧。”喻文州说,拉着黄少天抬腿走在了最前面,其余人也跟了上去。



       叶修所住的小区,每一栋都是小别墅,每一栋都一样,可让那些人好找了一番。一刻钟后,众人站在叶修家前面,喻文州上前按了按门铃。就在门口静等。“咔嚓”门开了,“请问,你们找谁?”“我们找……”“是小喻么?”叶母此时从楼梯上下来。“是的伯母,我是喻文州。”“小碧,请他们进来。”“是。各位请进。”“谢谢。”喻文州面带微笑,道了谢。此时,叶母坐在沙发上,请他们坐下。“伯母,叶前辈呢?”喻文州问道。“他啊,跟着小秋去公司了。”喻文州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各位,请喝水。”小碧从厨房端来了柠檬水。“谢谢美女。”张佳乐叫道。小碧微微一笑,送完水就接着忙自己的去了。韩文清“咳”了一下,张佳乐一听,背后一凉,也不敢乱来了。


       叶母问道:“你们之中,谁是陈果,苏沐橙?”“阿姨,我是陈果。”“阿姨,我是苏沐橙。”陈果和苏沐橙异口同声说道。“来。你们两个来阿姨这里,阿姨有话要给你们说。”叶母微笑着说。苏沐橙和陈果两人相视一笑,站起来一左一右坐在叶母旁边。叶母拉着她们两个人的手,说道:“这些年,小修蒙承你们的照顾了,我很感谢你们,谢谢。”“阿姨,你别这样说,这是应该的,我们早就把叶修当作是自己的家人了。不麻烦的。”陈果说,苏沐橙点点头。“好了,我们来把家布置一下吧。小修他们就快回来了。”叶母说,众人随声附和“好。”



       接下来的时间,叶宅真的是很热闹,布置场地的布置场地。做饭的做饭。时间飞快地流逝着。


       晚上7:30,叶修和叶秋回来了。叶修通过窗户看着屋里黑乎乎的,很是诧异:“今儿家里怎么了,怎么黑灯瞎火的?”叶修用他修长的手,打开了门。“吧嗒。”他按开了灯的开关。“前辈/叶修/叶领队/老叶,生日快乐!”礼花在叶修开灯的瞬间炸开,生日祝福也伴随着礼花炸开的瞬间从众人口中脱口而出。叶修被吓了一跳,有点缓不过来。“你们,怎么来了,怎么都来了。”叶修缓过来神,看着眼前的他最熟悉的朋友们,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是我叫他们来的,小修小秋,生日快乐。”叶母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叶父。“谢谢您,妈。”叶修忍住眼泪,抱了抱自家母亲。



       抱完,叶母拿出了给叶修叶秋的生日礼物,其余人,在叶母给了叶修生日礼物之后,也都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给了叶修。叶修一一查看,无非是一些君莫笑的手办啊,小玩偶啊,鼠标垫啊啥的。其中。最特别的是肖时钦给的礼物,各种叶all和all叶的本子。肖时钦解释说:“这些是小戴给前辈的不是我给的。”“那替我谢谢她了。”叶修没有拒绝,很霸气的拿走了。“混账哥哥,给你的礼物。”叶秋递给叶修他准备的生日礼物。叶修打开来看,盒子里面放了一大罐不•家的棒棒糖。叶修右眼皮跳了一下,这孩子,是真的要让我好好戒烟啊。叶修这么想着。“那真是谢谢你了,我亲爱的弟弟。那啥,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你的礼物。”叶修抱着刚刚众人给他的生日礼物,飞快的走回房间,把礼物安放好,在柜子里着了半天,找到了。叶修拿着自己世邀塞的冠军戒指,给叶秋。“给,小秋,这是给你的。生日快乐。”“我不要。”“给你你就拿着,哪儿那么多废话。”叶修以非常强势的姿态把戒指硬塞给了叶秋。国家队一行人看到这一幕,都很佩服叶修的勇气,都惊呆了。但是拿了四个冠军的叶修又怎会在意这些呢?




         “你们先玩,我先回去一下。”说完,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登上QQ,就看到职业选手群真是热闹的不行。全都在给叶修说着“生日快乐。”叶修道了谢。“滴滴。”他点开那个给他发消息的窗口。“生日快乐,小队长。”是吴雪峰来的生日祝福。“谢谢。”叶修道 谢。“老大老大,你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来往你脸上扔蛋糕了啊。”门外包荣兴的声音格外的响亮。“这不是来了嘛。”叶修打开门。“啪唧。”包荣兴手中的蛋糕正中叶修的脸。“好啊,包子你想造反啊。”叶修摸了一把脸上的奶油,和他的朋友们,乱作一团,好不开心热闹。
       





           这一定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了。叶修这样想着。






叶神,生日快乐。认识你的时间不长。你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直到永远。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衣柜梗,跟个风

衣柜梗/郑洛
豫他敲郑谨轩家的门,但是没人来开门,豫他就拿出郑谨轩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豫看到郑谨轩光着身子坐在地毯上,就问他:“郑儿,你为什么不穿衣服?”郑谨轩答道:“没衣服穿。”“怎么会。”豫他走进郑谨轩的房间,打开他的衣柜,边扔衣服边说:“上衣,衬衫,卫衣,裤子,袜子……诶,洛儿你也在啊。”

【当你的主皮得知你没写完作业】

#当你的主皮知道你没写完作业ta会怎么做#
这里的主皮是城拟郑州男体
“宝贝儿,你还没睡啊?”郑谨轩来到自你身后被吓了一跳,“嗯,作业太多写不完了”你揉揉眼睛,甩了甩发酸的手腕,“umm,,,那你加油”郑谨轩对你微微一笑。你点点头,接着专心的去写作业。
过了好久好久之后,郑谨轩来到你的房间,看到你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但是手里还握着笔,他莞尔一笑,把你轻抱起来,放在床上,而他则坐在你的位子上,拿起你的作业,他看了看,“这些连我的文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简直小儿科。”他轻轻一笑,拿起笔就写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你起床后发现,自己的作业都被写完了,你发现了,作业下面的字条“宝贝儿,下一次记得早些完成作业,你这次的作业我帮你做了,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宝贝儿那么累。”你看看了作业本上那钢筋有力的字体,微笑,这孩子还是那么好啊。

我我我就只是没写完作业而已,有没有小可爱来陪我一起造作啊?

郑洛小段子

    那天,郑谨轩在他的书房里批改文件,本来就让他头疼的文件使他放下手中的笔,揉揉眉心。
     突然间,门开了,本来就处于暴躁的心情下的郑谨轩就想骂人,但是他看清楚来人时,他就忍了下来。“郑儿,别工作了我们来……”陆安澜还没说完就被郑谨轩给打断“洛儿,你要知道身为中原经济中心每天的事物是很多的,况且豫哥儿把幅中心的职务交给你,你还不好好努力一下,天天悠悠闲闲的,没事做么。”“啥玩意儿,他把这个大锅给我干啥。”陆安澜很惊讶的说,“他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可以让你把你的经济实力提上来。”郑谨轩伸手就把站在他身边的陆安澜拉到了身边,陆安澜吓得搂上郑谨轩的脖子,“况且你经济不提上来,怎么和我并肩作战?”郑谨轩抵上陆安澜的额头,说道。“我……。”“所以洛儿,为了我,你也要加油啊。”郑谨轩把头埋在陆安澜的颈脖里,“让我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郑谨轩说道,慢慢合上双眸。
       陆安澜看着郑谨轩眼下微微发暗的黑眼圈,心里默默的说:郑儿,我会的,一定会的,不会再让你这么累了。陆安澜双手抚上郑谨轩的脸颊,勾勒着他的轮廓,轻吻了一下郑谨轩的额头。

脑洞太大止不住

这只是我的一个脑洞
首都京接收到了王耀的命令,让他召集全国的各省市来聚会,每个省市是一桌,然后按照每个省市在地图上的排名来安排。河南和陕西离的近,会后豫他喝的有点醉(其实豫哥儿的酒量应该很好)然后秦把人送了回去(离的近,关系好)不巧的是,本来酒量很好的陆安澜今天却喝醉了(我特么也不知道因为啥)身为省会的郑谨轩就要把人送回去,毕竟他俩离的也近。把陆安澜送到家给他整理好床扶他躺上去,郑谨轩刚要走,陆安澜抓住人的手臂,不让人走,郑谨轩就陪着他,躺在了被窝里,陆安澜把头埋在郑谨轩怀里,但是嘴里却念叨着:长安,你不要离开我。郑谨轩身体一僵,陆安澜却仰头吻上了郑谨轩的唇瓣,郑谨轩眯了一下眼,也就深深的吻住了怀中的人儿,带有惩罚性的深吻,然后就吻的一发不可收拾了(然后就嘿嘿嘿)第二天早上,陆安澜醒来觉得自己头很疼,身体像被碾过一样,郑谨轩端着醒酒汤进来坐在他的床边,对他说:你把这个喝了,今天的会议你不用去了在家休息吧,我给豫哥说一声。陆安澜很奇怪郑谨轩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郑谨轩耐心的解释着说:昨天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来,但是你却抓着我的手腕不上我走,所以我就留下来过夜了。陆安澜脸微红,问他:我昨晚没说什么吧。郑谨轩微微一笑,摇摇头:没有(但其实他的内心在想:我迟早会让你忘记他,你永远都是我的)陆安澜送了口气,把汤喝完:谢谢你。“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说着把碗拿走,放在厨房里,开了门,就走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落鑫/非城拟
          第二章
     四年后…
     一位少女拉着旅行箱走在A大的校园里,在她身后,跟着一位男生,貌似是已经毕业的学长,男生正在给少女说着什么,但是少女一脸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落哥哥,你别再跟着我了,你刚当上CEO,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还有,你看看旁边的那些女生,看你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红桃心,看我的时候恨不得要把我弄死,我可不想第一天就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你先回去吧,求你啦.我知道新生报到处在哪里, 不会走丢的啦.”
       这个少女,就是郑家的千金郑季鑫,而她口中的落哥哥,正是现在武家的少爷,武落北,当然也是武式集团的新任CEO,他也是A大的毕业生兼上一任校草的人物,所以那些女生自然会嫉妒郑季鑫能和她们的王子走得那么近.
       武落北瞅了瞅旁边,点点头,又摸了摸郑季鑫的头:“好吧,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说完迈着他的长腿走了,郑季鑫松了口气,拉着她的小皮箱就朝着新生报到处走去.
她到了新生报到处,报了到,拿到宿舍钥匙,便去找她的宿舍“305…305…305…啊,找到了.”她用钥匙打开门,看着还算干净的宿舍,满意的一笑,打开窗户,把皮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好.整理好宿舍后,她打算到学校里好好逛逛,因为她听说A大是这个城市里环境最好的学校,这也是她考这所学校的原因.她锁好门,就朝楼下走去.
       郑季鑫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走着,她仰起头,让阳光洒在脸上,十分惬意,可是突然出现了三个女生,打破了这惬意的时光.“喂,你和武落北学长是什么关系?”郑季鑫皱皱眉,果然还是因为早上的事么?“我和他什么关系一定要告诉你么?”郑季鑫说完,扭头就走,惬意的时光被打破,她也没了心情,准备离开学校,可是那个女生却不想放过郑季鑫,跟上郑季鑫,抬手就要朝着郑季鑫的后颈砍去,却不料郑季鑫一个帅气的过肩摔就把那个女生摔在到了地上.女生吃痛的叫着,郑季鑫看都不看一眼,迈着她修长的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
       在路上走着,郑季鑫嘴里还念叨着:“哼,落哥哥就是个颜值怪,他都毕业了,都走了还有那么多迷妹,还要扯上来我,还要我帮忙收拾烂桃花,这笔账就算在他头上,回来再问人要报酬.”
因为今天是新生报到,没有课所以她出了校门,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间,一座高耸的大厦出现在郑季鑫面前,她认得这座大厦,是“武式集团”的公司,郑季鑫本来想现在去找武落北要报酬,但是她刚一抬脚,又觉得武落北刚上任,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于是又转身走了.
       郑季鑫还没有走几步,突然听见有人在叫她“季鑫”,她回头,看见来人,冲着人莞尔一笑.

一生一世一双人/落鑫/非城拟
       第一章
       武家和郑家是世交,他们的家主从小玩到大,直到现在。
       这天,郑家的小公主(bushi)出生了,武家听闻,从家赶过来,还拉着他们家的小少爷武落北。来到郑家,看到郑家的小公主时,武母问:“给起名字了么?”“起了,姓郑名季鑫,因为夫人喜欢月季花,又喜欢月季花的馨香,‘鑫’字与‘馨’字同音,所以给起这个名字,好听么?”郑父说,武母点点头,把大季鑫四岁的武落北拉过来,语重心长的说:“落北,以后你要保护季鑫,你要把她当作妹妹来对待。”“是的,母亲大人。”落北很正经的回答说,他看了看正在熟睡的的小季鑫,小小的,白嫩嫩的,软软的,超级可爱,他就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季鑫的小脸儿,滑滑的,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不点儿。
       随着季鑫一天天长大,落北也是,当小季鑫两岁的时候,已经会说话了,落北也六岁了,上了小学一年级。每次来落北去看小季鑫的时候,小季鑫会扑过去,喊着“哥哥”,落北也总是接住她,会问她有没有想自己,小季鑫会点点头,说会,然后笑着踮起脚尖,在落北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甜甜的笑着看着落北,落北也会笑着摸摸人的头顶,小季鑫蹭蹭人的手。
       反正啊,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是很温馨的。
       渐渐的,到了季鑫要考高中的时候了,学业很忙,而落北的大学生活总是轻松的,落北报的是金融系,因为他是要接手他们家公司的,虽然有时候会忙,但是也不会像季鑫那样忙到半夜几点钟。
       落北在不忙的时候,会到季鑫家里去给她辅导功课。这天,落北像往常一样到季鑫家里,郑母打开门,看到是落北,笑着问他:“落北你来了?来找鑫鑫,给她辅导功课?”落北点点头说:“鑫鑫呢?”“在她的房间里,你记得上午的时候把客厅的果盘拿上去,你们两个吃。”郑母说。落北点点头,在客厅拿了果盘,上了楼,在季鑫的门前敲了敲,听到屋里传来“请进”的声音,就推门进去,看到了季鑫在她的书桌前不知道在的写些什么,他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在写数学题,不过迟迟不下笔“又有什么题难着我的小公主了?”落北笑着说,季鑫听到声音,抬头看到落北,给了他一个疲惫的微笑说:“落哥哥,你来了,最近忙么?”“要是不忙就不会来看你了.”说着放下果盘,找了个椅子,坐在她旁边,问:“说吧,哪到题不会?”季鑫指了指数学卷子上的那到函数应用题,落北拿过来,看了看,就有了思路,“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写,啧啧啧。”落北调侃她,“好了啦,你是个大学生,我是个初中生,我们之间是有差距的!”季鑫不满的说,“快点讲了啦!”“好好好,我的公主,这道题应该……”
        夏日炎炎,时不时有微风吹过,吹动窗前的窗帘,屋子里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男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女生听得很认真,是不是放块水果在嘴里,还会拿一块水果逗一逗男生,时不时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感觉温馨极了。

【露中r18】深夜

        ooc算我的
        小学生文笔
       

       夜深了,伊万早已进入梦乡(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住在一起),只有一个人还没有睡,那就是王耀.




       书房的灯还在亮着,王耀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桌上的一堆堆文件,非常苦恼,眉头紧锁,好像在想着什么,他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茶说:“最近上司交待下来的文件真的很多阿鲁.”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一点了,又看了看桌子上还没有完成的文件,叹息“还有这么多的文件没有弄完,怎么办阿鲁,上司让我明天早上开会的时候送过去哎,又要忙到天亮了”





       说完,王耀拿起了笔,继续完成剩下的文件.





       伊万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从书房传来微弱的亮光,很疑惑的:“这么晚了,谁还会在工作呢?”于是他起床,轻声走到书房门前,从门缝中看到了书桌前的王耀在批改文件,于是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桌前,蹲下来趴在书桌旁,用紫色的眸子盯着王耀的一举一动.王耀批改文件太认真,专注了,所以一直没有发现伊万.





       不知不觉中,王耀又完成了剩下的一半,放下笔,于是伊万趁王耀不注意,小心翼翼的移动到王耀身后,伸手帮王耀按揉太阳穴.王耀疑惑的转过头,看到了伊万“咦?伊万,你怎么在这里?”“我哟,早就来了哟~看小耀工作很认真,就没有打扰到小耀”伊万笑“哦,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一半就可以完成了”王耀对伊万说.“不行哟,露西亚要留在这里陪小耀,小耀什么时候去睡觉,露西亚就什么时候去睡觉,况且露西亚刚刚睡了一大会er哟~”王耀听了无奈的说:“那好吧,我还剩下一点,你要是坚持不住了,可以先去沙发上睡一会er”王耀用手指了指那边的沙发.“嗯,露西亚知道了,小耀要快点完成哦哟,露西亚去帮小耀再重新泡杯茶(因为是王耀教给伊万泡茶的)”说完伊万端起冰凉的茶杯,走出了书房.






       “哎,这孩子”王耀无奈的摇头,重新拿起笔,接着批改剩下的文件.





       没过多久,王耀终于把文件全部批改完成,他把手中的笔放在桌子上,用手整理文件,工工整整把文件放在文件袋里.他用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咦?伊万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还没泡好么?”王耀踩着拖鞋,走出了书房.





       来到客厅,王耀看着伊万魁梧高大的身躯,和娇小的茶具显得十分不维和,伊万用手摆弄着茶具,动作还不是很娴熟.王耀看见,不忍去打扰,于是身体倚在墙面,静静的看着伊万,眼神中充满了溺宠.(别看我,我脑动有点大)







       伊万把茶泡好了,转过头,看到王耀,走了过去.“小耀,你批改完文件了?”“嗯,我批改完了,看到你还没有过来,于是就出来看看你,看到你那么认真,我就没有打扰你.”“那小耀来尝尝露西亚的手艺吧?”伊万眨眨眼睛,拉着王耀的手走到沙发旁,坐下.王耀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茶还没有咽下去,就突然被伊万吻住了嘴.吓得王耀手一松,杯子摔在了地上,杯子里的茶也洒了一地.(鬼知道杯子为什么会这么耐摔)




       伊万用舌头轻轻撬开王耀的贝齿,用舌头沾到了王耀口中的茶,伊万把王耀口中的茶舔了干净,伊万用舌头缠绕王耀的舌头.伊万一边吻,一边用手把王耀抱在自己推上.而王耀而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呆了,他先是愣在了那里,任伊万在他嘴中放肆,弄得他喘不过来气,但是,等他回过神来,他慢慢的回应着伊万的吻,手轻轻的抱着伊万的脑袋,享受着伊万的吻.






       伊万站起身,一边吻着王耀,一边抱着王耀走回房间.伊万把王耀放在床上,依旧是吻的那么深情.一吻终了,伊万放开王耀,王耀的长发不知何时被解开了,长发散落在脸颊边,脸颊早已红的不像话,一直在娇喘(划掉)喘气.伊万眯着眸子,一脸灿烂的说着:“露西亚泡的茶很好喝呢,可是,小耀嘴里的更好喝哟,可是,小耀啊,露西亚饿了怎么办?”“你要吃什么?”王耀边喘气,边说“露西亚要吃小耀!”说完,伊万伸手去解开王耀胸前的盘扣.可是王耀已经批改文件很累了,所以虚弱的说:“伊万,不要闹了,我好累,我需要睡觉”说完闭上了眸子.“不可以啦,小耀这几天一直忙,露西亚一直放过小耀,今天真的不可以了哟(^L^)”伊万把他身下的熟睡的人er衣服上的盘扣解开,露出洁白的胸膛,用手轻轻按揉王耀胸前的小红豆,慢慢的有了反应,轻舔人er硬起来的小红豆,用腿轻蹭人er双腿间的小/弟/弟,慢慢的立起来了,伊万笑着,轻轻褪下王耀的裤子,扔在一边,把一根手指插到王耀的“花/园”里,越来越深,伊万抬头见王耀还是在睡梦中,于是接着插进第二根手指,王耀还是没有醒,于是伊万把第三根手指插到一半,王耀皱紧眉头,说了一句:“啊~疼,啊~.”“小耀醒了么?”伊万邪魅的,眨眨眸子,歪头,王耀睁开疲惫的眸子,眼角里积满了泪水“伊万,疼~”“疼?可是露西亚不感觉疼啊”伊万笑着,又更深的深入,王耀娇喘“啊~伊万,疼啊~.”王耀马上快要高/潮的时候,伊万突然把手推了出去,王耀:“哈~啊.”难受的死去活来的,伊万邪魅的看着,用手捧着人的脸:“小耀,说,爱我.”“爱你,我,爱你”伊万听到,笑着,脱下自己的裤子,把它蹬到床下,放出早已蓄势待发的凶/器,挺了进去,“啊…不要啊…疼啊.”伊万趴在王耀的身上,用嘴吻住王耀的嘴,不让人发出声音.伊万从嘴巴,一路来到王耀的脖子上,种下一个一个的“小草莓”,伊万一次次的深入,王耀总会憋住嘴巴,但是伊万来到王耀胸前,轻咬人的小红豆,并说:“小耀,叫出来.”“不要”“嗯?好.”伊万一下子深入到底,弄的王耀死去活来的,喊出了声音:“啊…疼…伊万,你混蛋!啊….”王耀用手抓挠伊万的背,伊万的背上出现了一道道的红印…(后面的自行脑补哟~





       “叮叮叮”第二天的闹钟响起,伊万一脸神清气爽的睁开眸子,看着被自己折磨到很晚才睡的王耀,吻了吻人的额头“小耀,早安.”王耀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眸子,看到伊万一脸笑眯眯的,再看了看钟表.“啊啊啊啊啊,完蛋了,迟到了!!!!伊万,都怪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好的一天开始…………

今非昔比#洛郑#BG向
       那年那天,太阳才刚刚出来,光线还很舒适,空气还很安静时,有个院子里,却,吵闹极了.




      一个小孩子抱着比他小很多的小婴儿,小婴儿是个女孩子,一直在不停的哭闹,抱着她的,是一个刚刚满十岁的男孩,男孩哄着小女孩,哄着哄着,小女孩儿就被哄睡着了,男孩看着小女孩儿可爱的睡颜,不禁弯了嘴角,他心里默默的给这个小女孩起了个名字,季鑫.





       这个男孩姓为武,名为落北,他把季鑫轻轻放在了小床上,便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闭上眼睛,慢慢睡着了...




       当落北醒来,看到小床上的季鑫睁着个大眼睛,小胳膊挥舞着,落北把她抱在怀里,小季鑫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甚是可爱,小胳膊还挥舞着,一会儿拍拍落北的脸,一会儿拍拍落北的肩膀,看的落北弯了嘴角,他对她说:“你啊,小时候就这么淘气,长大了可怎么办?”她不懂他在说什么,挥舞着小胳膊,他看着,想着昨天给她起的名字,对她说:“你以后就有名字了,你以后就叫季鑫好么?”小季鑫弯了眼睛,笑咪咪的,落北看到她这样,用手戳戳她的小脑袋“看把你高兴的.”小季鑫就学他,拍了拍落北的脸颊,这一动作甚是萌翻了落北,他哭笑不得“这么点儿就这么能,以后可怎么办”他这么想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季鑫一点点长大,落北也一样.季鑫五岁时,已经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变的越发可爱俏皮,漂漂亮亮的美人坯子.落北已经十五岁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稳重,长得帅帅的男孩子.他会做很多事情,做事时,褪去了儿时的稚嫩,留下了果断和干练,一丝不苟,认真的他,从来不会被外界所干扰.忙完事情之后,会跑去和季鑫一起玩,但有时还会担任老师的角色,教季鑫识字,写字.





       这天,天才蒙蒙亮,落北来到季鑫屋外,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去,坐在她床边,伸手摇了摇她,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说到:“洛哥哥,天还没亮,公鸡还没有打鸣,你叫我起来干什么.”“练字,今天要连的字有点多,还有,你长/安哥哥来了,你不要去见他么?”落北满脸笑意,他来叫季鑫醒来是因为长/安来了,要找季鑫,所以他才来叫醒季鑫.季鑫眼睛刚闭上,嘴里嘟囔着“长/安哥哥来了……长/安哥哥!”她猛然坐起“洛哥哥,长/安哥哥来了你为什么不早些说.”落北看着睡意全无的季鑫,笑道:“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快点换你的衣服,听他说,他给你带了礼物.”落北话音刚落,就看到季鑫穿着中衣跑到衣柜前找她喜欢的衣服了,落北安静的走到外面,等着她出来.季鑫换了一身粉紫色的袄裙,把头发盘成两个丸子头,刘海随意的飘在额头前,就出门找落北了.






       季鑫发现在门外的落北,拉着他的手,嘴里还嘟囔着让落北快点带她去找长/安哥哥的话,落北自然是听不到这些话的,他停下脚步,蹲下来,把季鑫抱在怀里,大踏步的走回他自己的书房,季鑫在门口看到坐在椅子上喝茶的长/安,嚷嚷着要下来,落北放她下来,





季鑫脚一着地,就朝着长/安飞奔过去,而长/安早已料到会这样,放下茶杯,蹲下来,张开双臂,把季鑫抱在了怀里“小季鑫,有没有想你长/安哥哥我呢?”“有有有,季鑫有想哦.”季鑫点着头,认真的回答着问题,长/安见她这么乖,伸手把桌子上他带来的桃花酥递给了季鑫,给她吃,季鑫接了过来,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啃着桃花酥,落北和长/安便走到外面,商量事情去了.





       小季鑫啃着桃花酥,一个两个…很快,她就吃完了长/安带过来的桃花酥,她见屋外的两人还没有进来,就耐不住性子,往桌子上一趴,慢慢地睡着了.




       落北送了长/安回来就看到这么一幅画面:季鑫趴在桌子上睡着觉,嘴角微微扬起,还残留着一些桃花酥的碎屑,他微微一笑,替她擦去了那些碎屑,轻轻抱起她,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就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去处理文件了.





       季鑫睡醒了,下床,走到落北书桌前,看着落北认真的容颜,就安安静静的趴在那儿看着,落北处理完文件,就发现了看着他的季鑫,他对她一笑“睡醒了?”她点点头,“既然睡醒了,就去完成今天的任务吧?”指了指书桌旁边的小桌子,上面放着宣纸,毛笔和墨,季鑫点点头,坐在属于她的位置上,认真的练字,落北满意的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时间飞快流逝,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流走,那两个人,就慢慢的成长了起来,直到现在.





       季鑫这些年长得越发美丽,但是却没有了儿时的稚嫩,多了一些干练,活生生的一个女汉子.而落北呢,长得是越来越帅气,还像原来那样,成熟稳重.





       落北第一次见到长大了的季鑫,是在祭祖大典上,他看着季鑫忙里忙外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但还是面带微笑的跟着新/郑,指出他错误的地方的她的时候,落北发现,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便回家了。



       等到典礼结束,落北便向季鑫打了招呼,要了电话号码,问了她家住在哪里,便驱车回了他自己家.



      季鑫很不爽的说着:“可恶,他什么态度么,可恶的洛皮子,下次别让我在看到你.”于是她便驱车回到了自己家,洗了澡,就睡觉了.





      过了好几天,季鑫接到了落北打来的电话,她还以为是谁,什么事,原来是落北,要来她家做客,但是她拒绝了这个要求,挂了电话,她还在电话簿里输了“洛皮子”三个字,才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专心致志的批改她的文件去了.




       她身为省会,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要批改的文件也很多,所以她并没有听到她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落北站在门外,一只手提着点心,另一只手按着门铃,很“耐心”的在门外等着,他本来就因为她拒绝了他还主动话他电话这件事耿耿于怀,现在还被拒绝在人家门口,就很不爽的一遍又一遍的按着门铃.





      书房里的季鑫终于听到她家的门铃响了,便放下笔,前去开门.




      她把门才刚刚打开,连人都还没看清,就说道:“你最好是有很紧急的事情找我,不然…”她话说到一半,抬头终于把人看清了,她感觉到落北身边隐隐散发着怒气,就非常挑衅的:“这不是我们的洛大少么,你不是天天忙得要死么?怎么今天闲的跑我这里来了?要不然,就是你给豫姐说让她把属于你的工作都让我去做?”说着还把身子倚到门槛上,挑眉看着落北脸上快要发怒的表情“我没事就不能来关心一下我妹妹么?”落北抑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怒的声音,说着“谁是你妹妹!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季鑫手指着楼梯,微笑着说,另一只手握紧拳头,忍着自己不要打到他的脸上.“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以前教你的礼仪你都忘干净了?你还要客人回去?真不知道豫姐是怎么教你的.”说着便跨进了季鑫家里,走到客厅,把点心放在桌子上.季鑫想拍死落北的心都有了,他还真把她家当在自己家了啊,想进就进.她为他到了一杯水,递了过去,“你要不介意自己在这里呆着,那你可以走.”说完,便走回书房,接着处理刚刚的文件去了.





       落北眉毛挑了一下,想着,这才几年没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一点都不可爱.喝了口水,就来到书房,看到认真批改文件的季鑫.他敲了敲门,见她没答应,就伸出长腿走了进来,自己坐在椅子上,观察着认真的季鑫.落北因为熬夜处理他的文件,耐不住困意,靠在椅子背上睡着了.





       季鑫处理完文件,就发现了椅子上的落北(但是没有发现他睡着了)就说:“不是说让你回去么,你怎么…”走起来要赶他走,就看到落北歪在椅子背上闭眼睡觉,她一声叹气,走到自己的卧室,拿了一条毯子,给他披上“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摇摇头,走去厨房做饭了.





       落北在季鑫去厨房没多久就醒来了,他这一觉睡得很安稳,看到自己身上的毯子,笑:这个孩子还像原来那样,照顾别人.他看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季鑫,勾勾嘴角,走到厨房旁边,靠着门槛,一脸宠溺的看着那个忙着下烩面的小身影.季鑫忙完,把面下锅里,等待着面熟,她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张宠溺的脸,身子靠在门框上的落北,蛮不悦的“你醒了,醒了就回你家去吧.”转头就把气关掉,把煮好的面盛到碗里,放好老汤,调料,端着面就要朝着餐厅走去.





       落北拦着她,不让她走,季鑫脸一黑“让开”“不让,我的呢,我还没吃饭呢”落北一脸委屈“没有煮,况且你不是也吃不惯烩面么,回家吃你的水席吧”季鑫说完,抬腿就跨过了落北,走到餐厅吃自己的面了.






       落北无奈摇头:这孩子,哎,该说些什么好.他也走到餐厅那里,拉开椅子,坐在了季鑫的对面.季鑫抬头看了一下,就又接着吃自己的面了,落北安静地看着她,脑袋里回想起儿时他们也是这样.说到:“小时候也是这样,你就坐在我对面,吃着东西,小小的,肉肉的,可爱极了,我就坐在你对面,安静地看着你.”季鑫放下手中的碗筷,说:“我们已经不是小时候了…”话还没说完,落北已经伸过身子,用手指轻轻擦去了季鑫嘴边还遗留的汤汁,笑了笑,挑起季鑫的下巴,轻吻上去,撬开人儿的贝齿,缠着人的丁香小舌,加深了这个吻.季鑫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到了,睁着大眼睛,忘记了呼吸,不一会儿,脸就红透了,她挣扎着,但是落北一点都没有要把她放开的意思,依旧吻着她,像是要把她吃到肚子里,让她合为一体一样,季鑫用手拍着他的背,使劲地拍,仿佛要把他拍死一样,落北见状,及不情愿的放开了她,季鑫被放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仿佛要把空气全吸进肺里一样.落北见她这样,嘴角扬起“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季鑫听到这话,恼羞成怒,一拳打到了落北的背后,落北嘶了一声,说:“现在一点也不可爱,小时候在我屁股后面“洛哥哥”一声声叫着的那个才可爱.”“那你就在回忆里怀念那个可爱的我吧.”季鑫连推带打的把落北轰出了家门“慢走不送”然后就“砰”的一下把门关着了,落北笑了笑,认为自己讨不到好果子吃了,就摸摸鼻子,抬腿下了楼.





       季鑫在洗手间朝着自己脸上泼了好几捧水,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她咒骂着:“可恶的洛皮子,敢占老娘便宜,下次见到他绝对不会放过他.自己也真是的,不就是被吻了么…至于脸红成这样子么.”无奈叹气,整整自己的情绪,就爬床上睡觉了…





       这边的落北想起来那个吻和季鑫红透了的脸,就忍不住笑意,他承认季鑫的嘴巴很甜,还因为她刚刚喝过汤,嘴里还有点清香,就加深了那个吻,他似乎做了个决定,下次还要这么干.




       第二天,季鑫去把文件交给豫姐的时候,就看到了落北,落北刚好也看见了她,落北对季鑫笑了一下,季鑫看着这张欠扁的脸,忍住了打他的冲动.把文件交给豫姐,就叫了落北出去,说是谈事情.豫姐挑挑眉,非常诧异的看着这两个见了面就要吵架的人,点了点头,意思允许了,但是豫姐不知道的是,季鑫叫落北出去跟本不是谈事情,而是季鑫把落北揍的落北背后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呢,落北趁机又吃了季鑫的豆腐,于是季鑫就把落北揍到医院,让他安心养病去了…